火影忍者当中最让人感到可惜的10位角色,他们的戏份少得可怜啊

火影忍者当中最让人感到可惜的10位角色,他们的戏份少得可怜啊

 

10. 角都

火影忍者当中最让人感到可惜的10位角色,他们的戏份少得可怜啊

角都是「晓」组织的成员之一,曾经和初代火影交手的资深长生不死忍者,金钱至上主义拥护者,管理晓的财角都务。

他和飞段是一组的,被称为「不死二人组」,而晓中成员则戏称为「殭尸二人组」,在执行任务中与飞段活捉了二尾人柱力,血洗火之寺并将曾经是「守护忍十二士」之一的地陆的尸体送到黑市换取赏金时协助飞段杀死搜捕小分队队长猿飞阿斯玛。后在与卡卡西等人作战时大显身手,实力不凡,独自一人困住卡卡西、井野和丁次,还差点将他们三人杀死。但不久被赶来的鸣人与大和队长攻击,终败于鸣人自创的忍术——风遁·螺旋手里剑之下。最后被卡卡西用雷切杀死。

在作者的画笔下,角都成为了又个为新人让路,衬托主角的老一辈强者,一如团藏,半藏,自来也。一个长相霸气十足的任务,大战估计中有过露脸,但印像不深,有些人难免会问道角都是谁?说那个心脏多的才会让人想起来。

 

9. 伊鲁卡

火影忍者当中最让人感到可惜的10位角色,他们的戏份少得可怜啊

忍术学校鸣人等人的老师,很能引发孩子们的能力,培养出提升木叶村战力的忍者。平时担任教职,但有任务时也会全力以赴。很有才能,也执行过几次A级任务,所以得到村中上级的信赖而被选为忍者教师。父母在妖狐之乱时阵亡。但是却对被妖狐附身的鸣人十分关心,是第一个认同鸣人的人。他是鸣人的恩师,对他有很重要的指点,但逃不过龙套的命,出场几次就不见其有所表现了,可能有些新火迷都不认识他→_→

 

8. 再不斩

火影忍者当中最让人感到可惜的10位角色,他们的戏份少得可怜啊

桃地再不斩生在雾隐忍者村,是着名的「雾隐的鬼人」——他在让学生相互残杀的忍者毕业考试中,只身一人杀死了当届所有的学生,考试也因他改变了方式。再不斩是雾隐忍刀七人众之一,在那里,他得到了斩首大刀,并认识了后来拿走他大刀的鬼灯水月。再不斩在逃走之前,是雾隐暗部的一员,并且成为了出色的无声暗杀术高手。再不斩一次偶然的机会,再不斩邂逅了饥寒交迫中的白,并当作工具收留了他。白便忠心地跟随再不斩,学习所有的忍术,时刻护卫着再不斩。再不斩后来发动了一场刺杀水影的政变,并以失败告终,这迫使再不斩和他的同僚离开雾隐村。不过这并未使再不斩放弃野心,他一边逃离暗部的追杀,一边酝酿着下一次政变。

为此,他受僱于任何愿意出高价的人,进行暗杀活动。再不斩好像没有眉毛,因此还被漩涡鸣人嘲笑过。再不斩在漫画中从头到尾都没眉毛,可动画中却出现了有眉毛的错误。他的脸自鼻子以下都被白绷带包裹着,看起来很神秘。早期火影中的人物,大多数资火迷都对他印象深刻,但避免不了他只是被复活拖剧情的。

 

7. 佐井

火影忍者当中最让人感到可惜的10位角色,他们的戏份少得可怜啊

佐井是第二部中第七班的新成员,他的加入是为了代替叛离的佐助。特徵是黑色的短髮与双瞳,以及白色的肌肤。佐井唯一一点为人所知的是他作为孤儿被带领了进入「根」一个独立组织。他从小被训练成没有情感的杀手,幸运的是,他碰见了一个至交,并视其为哥哥。可最后,命运再次捉弄了他,他的哥哥死于绝症,佐井再次陷入孤独。为了参加第七班执行根的秘密任务(刺杀佐助),「佐井」便成了他的代称,他的真名却是未知的。

由于佐井没有情感,他与第七班的其他队友的关係很僵。他曾经想用假装的微笑来换取队友的信任,然而这些虚伪只让他招来了漩涡鸣人与小樱的厌烦。在与漩涡鸣人相处久了以后,佐井渐渐产生感情的概念并开始重视其他人的感受。在这之后,佐井开始学习真正的表达感情,虽然是很笨拙的微笑。佐井后来从书上得知,绰号有助于增进感情,于是按照他的第一印象乱给别人取绰号,这让他吃了不少拳头(尤其是小樱的)。后来,他学会说反话,这让他的交际工作有所好转。

佐井是位绘画天才,他创作了数以万计的画作。儘管他画了那幺多的画,他从未给它们取过名字,他缺乏感情,也就使他不可能感知画作中的情感。他的绘图能力是他忍术的来源,只要一把画刷和一张捲轴就能把画中事物幻化成实物。他的绝技超兽伪画能让他创造一切他想要的东西,如狮、鸟、蛇等。另一忍术「墨分身」与其他分身术相似,只不过是用墨水构成的分身。

曾经靠毒舌让多数火迷对其印象深刻,但面对要重聚的第七班,这个人物的存在就明显有些多余了。

 

6. 御手洗红豆

火影忍者当中最让人感到可惜的10位角色,他们的戏份少得可怜啊

木叶忍者村的特别上忍,中忍考试第二轮的主考官,同时也是木叶三忍之一的大蛇丸的弟子。和佐助有着一样的天之咒印。中忍考试的时候,一招双蛇相杀準备与大蛇丸同归于尽,可见其觉悟之高。忍界大战中与日向、油女的两位成员一起探查药师兜的行蹤,与兜遭遇后展开激战,由于红豆中了兜的蛇毒,而自身的抗毒能力无法抵抗这种毒导致被兜生擒,兜利用红豆身上留下的大蛇丸的查克拉加强了秽土转生的约束力。到了后来,佐助鼬击败兜之后,佐助对红豆身体上的天之咒印使用了解邪法印,从红豆身上复活出了大蛇丸,兼有外貌和实力的她也就此领便当了→_→(躺那的时间不比佐助短)

 

5. 天天

火影忍者当中最让人感到可惜的10位角色,他们的戏份少得可怜啊

天天是第三班(即凯班)当中唯一的女忍成员,喜爱以中国武服的装束出场,她的目标是成为像「传中的天天(者之书)三忍」之一——纲手那样强悍的女忍者。她与日向宁次、李洛克是同组的队员关係。她经常担任宁次的练习对手,也是宁次和小李两人之间发生冲突时的调和剂。她擅长操控忍具。她对忍具的操控十分了得,阿凯老师就曾称她的远距离攻击是'百发百中',宁次也称'她的暗器不可能会射偏',第三代火影猿飞日斩曾于中忍考试中对其表现表示极大讚赏。本来就是个配角,加上不是十分出众的外貌,虽然在大战中也有表现,但他还是不可避免的被某些火迷遗忘了。

 

4. 春野樱

火影忍者当中最让人感到可惜的10位角色,他们的戏份少得可怜啊

小樱童年时,因为大家都叫她「宽额头」,所以小樱感到很自卑,也常用长长的刘海盖住额头,以免被别人拿来取笑。只有山中井野不取笑小樱,反而送她一条缎带,让小樱以可爱的姿态、向其他友人展示其额头。此后的出现,小樱与井野不是说对方是「宽额头」或「井野猪」,(第二部这些话语少有出现)就是白着眼睛、握着拳头,似乎想狠狠揍对方一顿;儘管如此,其实在她们心里一直把对方视作毕生好友,并在公平竞争中一起成长。

一个公认的女主,但位子已被二少抢去,存在感已然弱爆。

 

3. 飞段

火影忍者当中最让人感到可惜的10位角色,他们的戏份少得可怜啊

拥有不死之身的「邪神教」教徒飞段,出身于有「忘却战争的村子」之称的汤忍者村。汤忍者村是个随着战争消失而战斗力缩减的村子,但也是个有富饶自然资源的村子。忍者出身的飞段十分渴求战斗,因此对热衷和平主义的汤忍者村衍生出焦躁感。所以开始注意了新兴宗教「邪神教」,「汝必须杀害周遭的所有人!」这个「邪神教」的教义充满着肯定飞段的意志。因此飞段杀死了周围的人,并当上了叛忍。另外,飞段的不死之身并非与生俱来。他是「邪神教」进行禁术实验的第一个成功案例,飞段的不死之身并非祝福而是诅咒,诅咒的力量随着杀戮而持续。飞段跟拍档角都合称不死二人组。

已经快没人记得这个具有特殊技的怪蜀黍,再加上没死乾净,甚至都没有被秽土转生通灵出来露个脸,已快被遗忘(汤之国的貌似命都短,七尾人住力芙没交代就抽出尾兽了-.-)

 

2. 夕日红

火影忍者当中最让人感到可惜的10位角色,他们的戏份少得可怜啊

红战斗过的次数很少,红和宇智波鼬交手,对其使用自己最擅长的幻术「魔幻·树搏杀」但是却被其反弹幻术,并被一脚踢入河中。但是不能因此说红很弱,因为对方可是S级叛忍再加上刚好对付的是擅长幻术的宇智波鼬。在红与鞍马一族的幻术对决相当厉害,展出了许多幻术。

我们来看看红的八项数值:忍-8体-8贤-8幻-10力-4速-8精-4印-9总计59。

我们可以看到,红的各方面都不错,尤其是「幻」这一方面的掌握,已经达到了满值,不过力量和查克拉量都比较少,总体来说是一个比较厉害的上忍,擅长于幻术这一方面的东西。

她是木叶村第二官二代的老婆,丈夫英勇就义,自己也很少有出来的机会而且根本没参加过任何战役,存在感几乎为零。

 

1. 大和

火影忍者当中最让人感到可惜的10位角色,他们的戏份少得可怜啊

被移植大蛇丸细胞后的兜吞进肚子。从兜的话语中,似乎要利用大和从初代火影身上继承木遁来加强绝的力量。自从被药师兜拐走,再无露脸,一个牛逼的人物就此淡出火迷的视线......大和是当之无愧的NO.1.

Related Posts